AddThis

Share |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晨早追月去;



月在樹上休;



疑有太陽伴? 原來是街燈!



來個『個人照』;



一個小時後消失!

Friday, September 21, 2007

問答題 (扎鐵工潮隨想) --- from inmediahk.net

何謂市場,經濟,政治?

答:專門定義不談,但這三者就如基督教的聖父、聖子、聖神般,是三位一體的,阿門。

何謂『政治化』?

答:『有反對派人士參與』。愈多反對派人士,就代表愈政治化。有無更深層意思?冇!

何謂『市場失效』?

答:即是市場現實與理想有距離。

何謂『政府干預市場』?

答:即係政府大石砸死蟹,對市場指三道四。

政府參與談判,是否干預市場?

答:若只是中介人,當然不算。否則我們納稅幹什麼?勞工處長收人工幹什麼?

工潮出現,是市場機制失效嗎?

答:市場機制,沒有所謂失效與否。可以說,工潮就是市場機制的一部分。當工人感到得不到應得的待遇,就會有相應的行動。

為甚麼商人要剝削工人,最終導致罷工?

答:未必是剝削,可能是現有薪水可以請到人,何必加薪?有或是商會這樣定價,何必壞行規?人有僥倖之心,一日看不到問題,一日都唔會諗點改善。

為甚麼政府不應干預市場?

答:以政府有限的資源,如何估計市場無盡的變化?公司估計市場錯誤,頂多是倒閉;但政府估錯,後患無窮。就扎鐵市場為例,連有第一手資料的扎鐵商也看不到工潮會發生,政府有憑藉甚麼估計到市場的變化?

那麼政府要完全不干預嗎?

答:又不是,因為有些經濟活動,私人之力無法辦到。要干預力度剛剛好,要有一個真正能幹的政府可行!(可惜香港政府不是:p)

是否工會強的地方,經濟比不上工會弱的?

答:工會太強,過分強調工人利益,確會窒礙商業環境;但工會太弱,如扎鐵工會般,工人不滿就不能有效反影,同樣相害經濟。最理想的,是工會就如一條睡龍,商人為了不弄醒它,不會對工人太過分。

有沒有比工會更好的方法?

答:不知道,但阿丙的合作社可能是一個辦法。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溫哥華的雹

和家人玩MSN,得知溫哥華落雹了,白茫茫一片,差點以為是落雪!

(噢,左下角的『恐怖份子』是我,不要給那影象嚇唬了 :p)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雷雨

video

雷聲,雨聲,鋼琴聲,聲聲入耳;今日,明日,星期日,日日開心!

Saturday, September 01, 2007

球場


Auburn University 有一個國際級美式足球場(相片左邊),籃球場(相片右邊),和一個棒球場(相片後方)。也有一個奧林匹克標準泳池,在我背着的方向,但只是它旁邊的練習池對非運動員開放,唉!:( 聽說有個新的露天泳池在興建中,這與我無關啦!) 唔,還有幾個運動中心,略過不提。

Football Day (Updated)

除了我的來臨之外,Football Day 是Auburn University最重要的事件。

這是兩天前預備好的帳篷:









停車場泊滿了車,草坪上人頭湧湧,都是來看夜晚球賽。為什麼這麼早出現?找不到車位,要走老遠怎麼辦?看看,他們在野餐,甚至在較好衞星電視,等待着興奮的一夜:









黃昏七時,球賽已經開始,看看車子到處亂泊,沒進場的人(職員?)在看電視轉播,看看球場燈火通明,傳來陣陣吶喊聲:











看啊,晚上十時半,球賽結束,一條長長的人龍:




(不要給相片日期誤導,那是香港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