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This

Share |

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歷史研究: 女人馴養史

資料來源: Woman Domesticated

曾幾何時, 男人要承受煩瑣的家務, 粗重的農務, 及其他惱人的雜務等重擔。 在女人被馴養, 男人的生活後得到明顯改善。

數千年來, 女人在五大洲自由生活。 專家估計, 大約公元三千年前, 男人開始使女人工作。

史學家Alan Helbling說:『女人是一種無限用處的寳貴資產, 對男人歷史發展的關鍵要素。她不僅可以負擔不同的工作, 且在被馴服後可以隨傳隨到。女人是一種令人讚嘆的生物。』

Alan Helbling續說:『開始時, 野性的女人有着種種愚笨的思想及慾望。 但順養的過程中, 女人慢慢地學會聽命及接受強迫性交。 而且女人易養, 男人只需用很少的資源去照顧及餵飼女人。 到最後, 女人被帶進家裡, 甚至被接受為家庭的一分子。』

人類學家Jeremy Murphy聲稱, 為了放止野性的女人逃路, 男人會長時間訓練她留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內, 並對不跟從命令或獨立的行為作出非常嚴厲的懲罰。

Murphy說:『隨着緊腰衣的發明, 男人可以進一步控制妻子及女兒, 並可以放心帶她們出外行走。 緊腰衣及其他器具, 清楚告訴她們誰是老闆。』

在整個18及19世紀, 女人繼續在田地及家庭工作, 沒有顯露古時奔放的特性。 但在20世紀中葉, 有一些奇怪現象的報導: 不斷壯大的女權運動。 千萬個女人, 在被馴養超過千年後, 突然攞脫枷鎖, 離家出走, 入讀大學及晉身專業人士。

大部分的女人, 至今亦未回歸男人的控制。

Kentucky居民Dale Berring的女人十年前為更好生活離他而去, 咀咒道: 『這些女人一定會回來的! 當她們回來, 她們要付出地獄般的代價。』

考古發現: 蘇美人對創世記之困惑

資料來源: Sumerians Look On In Confusion As God Creates World

6000年前, 蘇美人對耶和華的創世行為感到困惑。

據新發現的泥版記載, 最古老的文字、耕種、制度創造者蘇美人, 在討論更新他們的灌溉系統時, 全能的上帝從虛空降臨大地, 以聖靈注入這個世界。

泥版上的象形文字說: 『當時的蘇美人對神的行為感到困惑。神說"讓世界有光", 但世界早已有光; 神說"讓地上長滿青草", 但蘇美人腳下早踏着青草。』

『所有東西早已存在。我們不需要更多星星。』

史學家認為, 在Eridu城中的蘇美人, 甚至曾經跨海與上帝交涉, 認為祂的行徑嚇怕了那些商旅, 令他們不敢近這個在1500年前興建的國際都會, 對蘇美人的經濟活動帶來負面影响。

更要命的, 是上帝重新創造一些蘇美人在馴養的動物及種殖的植物。

Cornell University 的古代史教授 Paul Helund 認為:『蘇美人當時一定對上帝在他們已建立的文明中作這事, 感到不滿。若泥板是真確的, 則上帝的行為令蘇美人的古老宗教儀式混亂了七日。』

據泥版記載, 接着上帝根據自己的形態利用泥土創造的兩個人。

泥版記載一個蘇美人哲學家道:『這兩個人, 不能和我們溝通, 不懂數學及耕種, 僅有初生兒的智慧, 只可能是白痴的創造品。』

Sunday, December 27, 2009

女王的新衣

辦公室女王,訂造新衣裳參加派對;
脾氣暴燥的她,向裁縫提出很多無理的批評;
裁縫終於完成新衣;
女王穿着新衣,花技招展的去派對;
突然間,像魔法一樣,她的衣服隱形了,
她一絲不掛的出現在同事面前;
結果....

(女士們,小心男人送的衣服,可能是無線電透視裝!)
Undress a Woman Using Radio Frequencies

Thursday, December 24, 2009

鴨王硬上弓, 鴨女曲不從

又來一首不知所謂的打油詩:

鴨王硬上弓, 鴨女曲不從;
兩情若相悅, 變直入從容

Female Ducks’ Twisty Tracts Defend Against Screwy Males報導, 耶魯大學的Patricia Brennan有如下發現:

一種名為Muscovy duck的鴨子, 有一種套令人嘆為觀止的性器官--
雄的可以極速伸展陽具, 並於未完全起勃起便能射精;
雌的擁有異常扭曲陰道, 只會在發情時才會放鬆變直。

原來這種鴨子, 雄鴨會霸王硬上弓, 雌鴨如果不願意, 扭曲的陰道會放止雄鴨陽具長驅直進, 雄鴨的陽具就會在未完全勃起便射精, 以求增加雌鴨成孕機會;
如果雌鴨發情, 扭曲的陰道便會於鬆變直, 讓雄鴨完全進入。

研究發現, 硬上弓的雄鴨, 令雌鴨受孕的機會, 只有很低的百分比。

(筆者按: 如是說, 還是老老實實逗女孩子歡心, 夾硬來是不成的!)

相對較君子的水鳥, 如加拿大鵝, 便沒有這麼複雜的生殖器。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談《2009哥本哈根現場﹕以牙還牙的政治博弈——論COP15的成功與失敗》的一節

朋友介紹我觀看星期日明報的《2009哥本哈根現場﹕以牙還牙的政治博弈——論COP15的成功與失敗》, 尤其是文章對「拿殊均衡」(Nash Equilibrium)的解說:

『假設自由市場經濟中的參與者在非合作(non-cooperative)條件下,以利潤最大化為理性決策原則,那麼理論上,沒有政府管制的話,雖 然存在環境污染,企業也不會主動投資環保;即使個別企業出於利他之願望,治理污染,其產品的競爭力卻會因成本增加而失去競爭力,情況嚴重則面臨破產。這即 是所謂的「拿殊均衡」(Nash Equilibrium)——個體理性的最大化導致群體非理性。』

朋友認為這非常接近電影A Beautiful Mind的杜撰解釋。

那甚麼是 「拿殊均衡」的正確解釋? 「拿殊均衡」就是一個「敵不動, 我不動」的情況: 在所有對手策略不變時, 獨自改變策略沒有任何甜頭, 所以我也策略不變。

文中所說的, 其實只是「囚徒困境」的拿殊均衡。 「囚徒困境」就是做好人就會給佔便宜的博奕。在想討人便宜及怕被人討便宜的心態下, 每位參與者都決定為惡, 所以囚徒困境的唯一拿殊均衡是集體為惡, 儘管集體行善是較皆選擇——就是「個體理性的最大化導致群體非理性。」

不過, 作者早認定環保與利潤必然對立, 才有這個結論。 若出現有利潤的環保企業, 這個結論就破局。

想想看, 旅遊工業以環境作賣點, 環保的比不環保的更能吸引客人, 這時的拿殊均衡便是大家都環保。所以拿殊均衡也可以是「個體理性的最大化導致群體非常理性。」!!!

Wednesday, December 16, 2009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Thursday, December 03, 2009

女同性"夫妻"的後代, 會否更長命?

把兩隻雌鼠的卵子結合在一起, 方法是把其中之一異化成精子型態, 得出由兩位"母親"因子結合的新一代。 這新一代的平均壽命比有父親的更長!

這算不算女同性戀佳音?

Study: Biotech Mice With Two Moms (and No Dad) Live Lo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