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This

Share |

Thursday, July 29, 2010

風車 比風快



以風推動, 比風還快 -- 當然, 風本身不加速, 但風力不斷為車加速 -- Cool!

Tuesday, July 27, 2010

混沌蝗蟲

經過數學家及生物學家的努力, 我們終於得出一個關於蝗蟲集體飛行的數學模型。

最初, 科學家把愈來愈多的蝗蟲於進一個容器內, 觀察它們的行為, 發覺當到了某個數量, 就會出現集體行為。 他們開始以流體力學來研究蝗蟲的行為, 亦即把個別的蝗蟲看作流體中的分子, 得出集體飛行的方式符合一些包括Fokker–Planck equation的物理學方程式。

正如吹風或流水的運動, 都是一種混沌, 改變會突然出現及不能準確預測。 這對蝗蟲控制不是好消息。 但又不是太灰, 因為縱使不能準碓, 但很多時候我們只需要可行的範圍--現在有了數學模型, 表示將來我們有更好的分析。

資料來源: Wired News: Math Is No Match for Locust Swarms
(文中提及的一篇論文: Two-species-coagulation approach to consensus by group level interactions)

Friday, July 23, 2010

星空碳球

二十年前, 香港中學教科書仍寫着, 有兩種形態: 女人恩物鑽石及鉛茟芯石墨

鑽石, 亦名金剛石, 是向三維擴充的網絡結構, 是自然界最堅硬及最迷人的結構之一。

石墨, 是二維平面的伸展結構, 卻是自然界一種最柔軟的物質。

其他的, 如發電的媒炭, 只是有雜質的石墨而已。

而然, 廿五年前, 即1985年, 科學家已在實驗室, 製造出第三型態, 富勒烯。富勒烯, 是一個由很多碳組合成的緊閉球體, 所以又稱巴克球(Buckyball)及球碳, 最小的有60個碳子, 記作C60。

跟着, 科學家陸續發現更多的碳同素異形體, 包括碳納米管--當代納米熱潮的中心。它們的化學及物理特性, 可以南轅北轍!

不久之前, 富勒烯似乎是只是人類的產物。 現在, 加拿大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由Jan Cami帶頭的研究, 使用美國太空總處NASA的的Spitzer紅外線望遠鏡, 偵測出在6500光年外的天壇座星雲中有C60氣體獨一無二的光譜! 球碳, 正在宇宙恆星中生成, 亦是目前為止星體所製的最大化學分子!

資料來源: Stars reveal carbon 'spaceballs'(BBC News)

嗅不出的殺手龜

西班牙蝌蚪能嗅出本土烏龜, 有危險時會減少活動, 以免引起注意。 但遇到本來入口作寵物但進入野生圏的外地龜, 因氣味陌生, 蝌蚪不知危險, 依然暢快游水, 成為外地龜的點心。

西班牙本土龜的數目, 因為競爭食物相對劣勢, 而出現下跌; 反而入侵的外地龜增加了。

對於青蛙, 雖則數目下跌, 但似乎新一代的蝌蚪的嗅覺出現變化, 開始較能偵測外地龜, 有希望可以恢服。

資料來源: Foreign Turtles Don't Smell Dangerous to Tadpoles

Wednesday, July 21, 2010

捉魚剎那

What You See When a Kingfisher's About to Eat You



攝影師Charlie Hamilton James在池底放了攝影機, 利用紅外線自動偵測特殊活動, 進行拍攝。 數星期的等待, 終於拍攝到翠鳥捉魚的剎那。

翠鳥的眼睛, 有一片防水膜, 及有一片可以減低水底反光的過慮膜, 清楚在水中視物。

美國激光武器成功



全世界的報章, 肯定都會報導美國成功用激光打下無人駕駛飛機。 制造高能激光並不是甚麼尖新科技, 發展成激光武器只是時間及金錢問題。 現在美國告訴世人這是可以做到的, 各國政府-即使以往曾有懷疑的-現在可以放心投入資源研發。 可以想像, 他日的導彈彈頭安裝了激光武器, 只要接近而不需要接觸目標便能進行破壞, 那麼即使防衞激光可以摧毁導彈, 也未必可保障國土的安全...

詳情可見:Video: Navy's New Laser Weapon Shoots Down Drones

Saturday, July 17, 2010

握手公式

Handshake

雪弗龍車廠(Chevrolet)邀請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科學家, 研究最佳的握手方法, 幫助銷售員與顧客改善溝通。 他們得出如下方程式

PH = (e² + ve²)(d²) + (cg + dr)² + π{(4< s >2)(4< p >2)}² + (vi + t + te)² + {(4< c >2)(4< du >2)}²


Where (e) is eye contact (1=none; 5=direct) 5; (ve) is verbal greeting (1=totally inappropriate; 5=totally appropriate) 5; (d) is Duchenne smile - smiling in eyes and mouth, plus symmetry on both sides of face, and slower offset (1=totally non-Duchenne smile (false smile); 5=totally Duchenne) 5; (cg) completeness of grip (1=very incomplete; 5=full) 5; (dr) is dryness of hand (1=damp; 5=dry) 4; (s) is strength (1= weak; 5=strong) 3; (p) is position of hand (1=back towards own body; 5=other person's bodily zone) 3; (vi) is vigour (1=too low/too high; 5=mid) 3; (t) is temperature of hands (1=too cold/too hot; 5=mid) 3; (te) is texture of hands (5=mid; 1=too rough/too smooth) 3; (c) is control (1=low; 5=high) 3; (du) is duration (1= brief; 5=long) 3.

恕我不譯了, 看完頭痛得怎麼握手也忘記了! .\/.

資料來源: Wired News
圖: Aidan Jones

Friday, July 16, 2010

蝦虎魚泥水吃水母



沙甸魚吃藻類, 又為大型魚類所吃, 是食物鍵重要一環。 濫補沙甸魚的結果, 藻類不受控制生長, 寄生細菌大量生長, 過度消耗氧氣, 過量放出甲烷, 造成已經沒了食物的大魚滅絕, 海中出現死亡區域。 唯一可以在這混濁海洋生存的, 是連人類也不會吃的水母, 因此大量繁殖!

魚類學家, 認為這已是生態系統的死刑。 死刑已出現在地中海西北, 中國的渤海及日韓的間的東海, 似乎亦無可避免出現在非洲安哥拉的本吉拉港口, 但當地有一種蝦虎魚bearded goby卻能在高毒素及低氧度的『泥水』生存。 它們整天待在泥水中, 到有需要才回到氧氣足的海域呼吸, 不知怎麼做到。 更令人驚訝的, 是這蝦虎魚竟還以水母為食! 蝦虎魚在本吉拉港口的數量大幅上升, 為被破壞的生能系統加入一點生氣。 當然, 因為吞食蝦虎魚的大型魚類絕跡, 生能系統遠未能稱為健康, 但起碼尚有一綫生機。


上圖: Benguela goby/Hege Vestheim. 下圖: Benguela goby 及水母/Kim Andreassen.

資料來源: http://www.wired.com/wiredscience/2010/07/bearded-goby/#ixzz0trPqyvos

相關文獻: “Trophic Structure and Community Stability in an Overfished Ecosystem,” By Anne C. Utne-Palm, Anne G.V.Salvanes, Bronwen Currie, Stein Kaartvedt, Göran E. Nilsson, Victoria A. Braithwaite, Jonathan A.W. Stecyk, Matthias Hundt, Meganvander Bank, Bradley Flynn, Guro K. Sandvik, Thor A. Klevjer, Andrew K. Sweetman Volker Brüchert, Karin Pittman, Kathleen R. Peard, Ida G. Lunde, Rønnaug A.U. Strandabø, Mark J. Gibbons. Science, Vol. 329 No. 5989, July 16, 2010.

精子最原始因子

資料及圖片來源: Wired News: Primordial Sperm Gene Found

萬千動物, 皆靠精子傳宗接待; 性別選擇的巨大壓力, 令不同物種精子的基因出現巨大差異, 難以追踪演化歷程! 今天美國西北大學醫學院的研究員, 發現生產Boule蛋白的基因, 卻似多千萬年從沒多大變改。 Boule蛋白異常能導致不育, 所以有異變基因不會遺傳下去, 造成Boule蛋白基因少有變化的結果。

利用Boule基因來進行分析, 最早的動物精子應在六億年前, 第一代兩側對稱生物(Bilateria)製造出來。 Boule基因是小數真正古老的基因, 但它不存在植物或真菌的精子內, 顯示後兩者精子的演化, 可能與動物精子的演化過程完全獨立。


相關論文: Chirag Shah, Michael J. W. VanGompel, Villian Naeem, Yanmei Chen, Terrance Lee, Nicholas Angeloni, Yin Wang, Eugene Yujun Xu, Widespread Presence of Human BOULE Homologs among Animals and Conservation of Their Ancient Reproductive Function, PLoS Genetics 15 Jul 2010


Wednesday, July 14, 2010

塵,蟲

牆上,地上,都見瓜子形的塵-看真點,原來是蟲! 不知是啥名堂! (現在基本上都清埋掉)

港大鯉魚


RIMG5110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9000068

荷花池似乎尚未有大看頭, 先給鯉魚拍個照 ^^

港大雙蝶


RIMG5112
Originally uploaded by a9000068

藍蝶追着銀蝶, 是同種的嗎?

Tuesday, July 13, 2010

穿得上的光線與聲線

MITYoel Fink與他的同事, 成功製造一種形狀不對稱的纖維, 可以過電發聲或收音改變電場, 因而能用以製造穿得上的喇叭及咪高峰。 (新聞見這裡, 論文刊登在 7月11日Nature Materials' 網站)

他們亦利用一層層感光纖維, 可以捕足影象, 製作出沒有鏡頭的相機。 (新聞見這裡)

兩者結合, 可以想像出無限可能!

Saturday, July 10, 2010

基鼠基因?

Genetic Switch Makes Female Mice Try to Mate With Other Females

韓國科學家發現, 雌鼠若被停止了基因 fucose mutarotase (FucM) 的活動, 中止了同名酵素的釋放, 會拒絕雄性, 反而渴望與其他雌鼠交合。

不過,
Korea Advanced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Chankyu Park強調, 人與鼠的性別控制賀爾蒙不同。 他未有發現『基佬基因』, 他的發現不能證明同性戀者性向是天生的。

壓力抗癌?

The Stress of a Busy Environment Helps Mice Beat Back Cancer

研究員發現, 被注射癌細胞的老鼠, 若放在壓力環境下, 相比起放在舒適環境的, 可能不會發病, 或即使發病也生出較小的癌瘇瘤。 起初以為是運動較多使然, 但在舒服及高運動量的情況, 卻沒見到這樣的好處。 結論是壓力令一種稱為 腦源性細經營養細經因子(brain-derived neurotrophic factor BDNF) 的蛋白質增加, 減少鼓功食慾的肥胖賀爾蒙leptin及刺激免疫系統, 前者減少對癌細胞供應營養而後者令身體更有效攻擊癌細胞。

咦, 點解與減壓抗癌的傳統智慧相左?

Friday, July 09, 2010

海洋吵了, 鯨魚要叫

Whales Have to Shout to Be Heard in Today's Noisy Oceans

研究員從十四條鯨魚發現, 當環境變吵, 鯨魚會叫大聲點, 這個和人類相似。 另外鯨魚與人類有另一個共通點, 就是生活環境的嘈音污染, 是人類作孳造成的... 唉! 嘈音殺鯨, 不是新聞呀!


Caption: This video shows right whales frolicking in the ocean. The video includes upcalls and a voice over.

Credit: Sara Brennen; Penn State

法老墓穴秘道解密

Pictures: Secret Tunnel Uncovered in Pharaoh's Tomb

早於1817年, 考古學家發現埃及帝王谷有聯繫法老Seti I墓穴的隊道。 隧道狹窄, 又懼怕管道倒榻, 令探索進道緩慢, 但現在終於完成挖掘。 這些兩邊有漂亮壁畫的隧道, 它的盡頭是...甚麼都沒有的掘頭路! 顯然是本來想在墓中開多些墓室安放多一些陪葬品(或人?), 但Seti I過身了, 於是停工。

肚裡有菌可抗蟲

資料來源: Parasite-Busting Bugs Throw Fruit Fly Evolution Into Overdrive

北美的Drosophila neotestacea果蠅, 正大規模被名為Howardula aoronymphium的寄生蟲感染, 以致不育。 除非果蠅體內存在一種Spiroplasma細菌, 生育如常, 反而是寄生蟲不適。

沒人明白原因是甚麼。 只知道體內有Spiroplasma的果蠅的比例極速上升, 是活脫脫的共生演化--卻沒有基因變異--的生物界演化典型。

Tuesday, July 06, 2010

90後恩物: 自動綁鞋帶機

聽說有些孩子, 自小由工人照顧, 長大後不懂綁鞋帶。 是呀! 他們的時間是要來學鋼琴, 補習, 跟教練學運動, 不要浪費時間在綁鞋帶--這些對將來成就大業沒關係的煩碎事--之上。 用綁鞋帶機罷!

太空站看日出




( 點擊變大 )

國際太空站 (ISS)
Expedition 24 隊員攝得日出時極地上的中氣層反射陽光, 顯示多層次顏色。

太空站觀日落






Sunset from the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按下看原圖)

Credit:
Expedition 23 Crew,
NASA


國際太空站 (ISS) 看見印度洋上的日落。以上照片, 是上月由ISS上Expedition 23 隊員 所攝, 清楚顯 地球大氣層不同的層次。 地面所見夜空是在最低一層, 之上是橙黃色對流層(troposphere)--包含80%重量的大氣物質及幾乎全部雲層, 再之上是淺藍帶有點白雲的同溫層(stratosphere)--這高度有些飛機經過但幾乎沒有細菌。 再之上的深藍帶, 空氣愈來愈稀薄, 直至大氣層消失在黑暗冰冷的真空, 亦即是外太空。 在ISS, 日落十分常見, 每天可以發生16次之多!

Sunday, July 04, 2010

鼠淚摧情

Mouse Tears Are Aphrodisiacs

雄性老鼠的眼淚含性賀爾蒙ESP1, 雌鼠接觸後會更上吊。 研究更發現, 在野外使用眼淚攻勢的雄鼠, 遠較實驗中的為多。

哦, 女人本性是否喜歡愛哭的男人, 只是文明把男人的眼淚壓制了?

興奮的小鳥生好蛋

Watching "Sexy" Males Leads to Better Chicks, Study Says

或者應說: 睇豔舞, 生好仔。

科學家發現, 讓在籠中的雌性波班鴇看雄性跳求偶舞的錄影片段, 片段中的雄性跳得愈好, 雌性在下蛋時愈會放多些生長激素, 孵出來的幼鳥因而生長得更好。

咦? 女人睇男人跳舞, 有否同樣功效?

Friday, July 02, 2010

入電池, 方向不用理

Microsoft推出InstaLoad電池安裝科技, 可以任意安插電池。 以為再不需為發雞盲入錯電池頭痛!



原理很簡單, 簡單得為何沒有人之前想過。 只不過是按照電池兩極的不同形狀, 插入時機械化地作出準確連接。





Microsoft將與包括Duracell的電池商合作, 並宣佈免費授權給與視障、聽障儀器的公司使用。

視而不見, 不視而見

The Writer Who Couldn't Read

The Vision Thing: Mainly in the Brain

Blindsight: Seeing without knowing it

三篇報導, 環繞的是我們視覺的複雜。 腦海中, 對視覺不同的層面, 如運動、顏色、形狀等, 會由不同的神經元管理。 我們可以直視東西, 一種意識令你身體作出反應, 另一種意識告訴你根本沒有看見。

第一篇報導, 作家Howard Engel中風使腦部分損, 他看着文字卻不能理解, 但他卻能用舌頭(或用手)把字母淩空抄出來--呀哈, 這樣子他卻能把英文字認出來。 他現在還在寫作, 絕對是「視而不見」的最佳例子!

第二篇與第三篇所說, 是有人自以為盲(先天盲, 或實驗儀器使其暫時盲), 但卻能解決需要視覺才能應付的問題: 例如選擇題--他們自以為是靠估, 沒用任何協助行過障礙物--他們以為只是行直線。 他們是理解卻看不見, 端的是「不視而見」!

當然, 這三篇, 都是環繞着眼睛結構絕對正常的盲人...

朱古力--美味毒藥?

《明報》報道:學無線劇餵朱古力女童毒死狗 母斥未加警告 無線稱遺憾研補救

有人懷疑無線編劇不懂養狗, 所以不知狗會吃朱古力中毒。 我也不懂, 證明我沒有養狗。

製作劇本不能想當然, 但劇中的是經改造的神奇朱古力, 即使說狗吃了也沒事, 嚴格來說不算是犯駁--因為對狂想故事不應有太大限制。

若然說要加入警告字句, 提醒小朋友切勿模仿給狗吃朱古力。 這麼小的孩子, 懂得看警告字句嗎? 但養狗的大人, 不是應教導孩子怎樣照顧小狗嗎? 這位母親的悲憤, 可以理解, 但她也忽略了自己的責任。

Thursday, July 01, 2010

今年七一

天公造美(即係好曬好熱!), 但參加人數明顯較往年少。 今年不是自己行, 而是約埋網友, 又撞見丁老師一家三口--經過獨立媒體時沒有停低看丁老師介紹的新書, 還是找丁老師幫我買好了。

無字標語 (2010)
白色標語, 甚麼意思? 民主己死, 或是無言憤怒? 有時標語太抽象, 會變得難理解。

尖碼之聲 (2010)
如往年一樣, 也有些單一訴求的團體, 例如這個『尖碼之聲』, 就是反對改建尖沙咀天星碼頭。